行业新闻

煤化工产业迎来规模化发展机遇期

2014/01/20

    生意社12月05日讯“到2020年,我国将完成现代煤化工大规模工程化示范、技术升级示范和新技术、新产品示范,实现煤焦化产业绿色发展,低阶煤分质高效利用产业化、现代煤化工产业格局基本形成。”

    近日,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副会长张绍强在第十一届煤炭深加工大会上表示,未来力争最终实现10亿吨煤炭的油气和化工原材料转化的产业规模。张绍强认为,随着各大煤炭企业(集团)产能的增加,煤炭销售压力倍增,单一燃料产品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弱,提升抗风险能力提上日程。近年来,随着现代煤化工技术的发展,五大主要产品路线的示范项目陆续建成,并进入试运行考核、检验阶段,这些技术和装备逐步成熟。但是,由于现代煤化工是资金、技术、人才、装备高度密集的新兴产业,技术风险还很大。目前,各主要煤炭企业,如神华、中煤、庆华、冀中能源(6.47, -0.05, -0.77%)等,或多或少都在发展煤化工产业,产品产值已经达到一定比例。增强煤企抗风险能力在谈到煤炭企业发展煤化工产业的战略意义时,张绍强表示,去年我国原煤产量36.5亿吨,预计包括在建矿井在内,目前总能力达到45亿吨左右。但是,煤炭市场受各方面的影响因素较多,波动较大,波动周期越来越短,对矿井的稳定生产造成较大冲击,严重影响了煤炭企业的长期稳定生产。“煤炭是高碳含硫能源矿产,迫于环境污染的压力,不断面临限制燃煤的窘境。只有采用现代煤化工技术,在煤炭产区就地将煤炭进行清洁转化,才能更有利于进入市场。”张绍强认为,通过化工手段将煤炭转化为更多的清洁燃料和化工原材料,发展多元煤基产品,拓展煤炭的利用领域和空间,可以提高煤炭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据悉,根据煤种和煤质特点,采用不同的煤化工技术路线,生产各种煤基化工产品,同时通过煤炭分质和梯级利用、高质高效利用,可提高煤炭利用效率和企业经济效益。通过建设大型联合企业集群,发挥资源和价格优势,可以提高整体煤化工产业的经济效益和产品竞争力。目前,各种现代煤化工技术已经越来越成熟,并在不断完善和商业化,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煤炭可以生产出绝大多数以石油天然气为原料的清洁液态、气态燃料和化工产品。张绍强认为,“现代煤化工的主导技术尚处于升级示范阶段,还存在一些问题和不完善的地方。但是,这些问题都是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与突破,相信这些问题都会逐步得到解决。”优先改造提升煤焦化产业张绍强认为,以煤炭为原料生产化工原材料产品,应优先选择成本效益上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路线。煤化工并不是万能的,也没有必要生产所有化工产品,应选择煤炭原料消费量大、产品市场空间大的煤化工产品路线,而产业化项目必须以技术成熟、装备成熟为依托。现代煤化工水资源和环境容量是瓶颈,必须因地制宜。“优先改造提升煤焦化产业绿色发展,大力发展低阶煤分质分级省水型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现代煤化工,积极推进煤炭工业的转型发展,打造现代煤炭工业升级版。”张绍强指出,现代煤化工的建设要规模化,规划要优先顶层设计,要与其他宏观规划、总体布局、基础设施建设和相关产业发展紧密衔接,实现统筹协调发展。“切实避免‘逢煤必化、遍地开花’和低端重复、产品雷同、产能过剩。避免重复建设规模小、系统配套不完善的中小型低端煤化工项目。建立跨行业、跨区域的协同机制,不断提高煤化工产业发展的科学化水平。”促进煤炭分质利用水平提高“根据我国褐煤、长焰煤等中低阶煤种资源量大、产量越来越大,以及高含油、高挥发分煤炭低效利用的实际情况,开展以中低温干馏制气、制油为主要产品路线的单系统年处理原料煤100万吨/年级大规模煤炭分质利用示范工作,使我国低阶煤分质利用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谈到现代煤化工发展的重点方向时,张绍强认为,进一步完善提高和发展百万吨级煤炭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技术、煤制甲烷气技术、煤制烯烃技术、煤制乙二醇产业化、煤制芳烃大型示范工程等。以特大型煤制合成氨-尿素技术举例,业内应借鉴现代煤化工技术改造提高煤制合成氨技术,通过高水平特大型示范工程的建设,使我国以煤为原料的合成氨成套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从根本上扭转大型特大型合成氨装置重复引进的现状,为我国化肥行业结构调整提供支撑。“坚持集约化发展模式,打破行业界限,加强各系统耦合集成,鼓励煤炭深加工项目与电热项目一体化建设。”张绍强认为,在具备条件的地区推进煤化工与发电、油气化工、钢铁、建材等产业间的整合,实现物质的循环利用和能量的梯级利用,鼓励产业向高附加值产品延伸,促进煤炭资源富集的中西部地区发展。同时,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要严格控制在有资源、有市场、有技术、有竞争力的条件下进行。现代煤化工项目资金、技术和装备高度密集,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企业承受的风险和压力巨大。需要国家制定特殊措施,加大国家科技研发资金投入,引导产业投资方向,充分发挥政府整合和调配资源的能力,在资金、市场、税收、环保、资源、进出口等方面提供支持,适时调整相关产业政策,逐步放宽重大煤化工工程项目建设,有序推进煤炭由燃料向化工原材料转化,为新型煤化工产业健康发展创造必要的政策环境。

(文章来源:中国信息报)

相关信息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uture/20131205/13381754053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