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英美:道不同不相为“煤”

2017/05/22

来源:2017年5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美国尚未做好面对能源转型代价的准备,而与之相比,英国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度过了转型“阵痛期”。


      英国国家电网公司停止燃煤24小时,制造了英国135年来第一个没有使用煤电的“无煤日”。随着能源结构的彻底改变,作为世界上首个开创煤电使用的国家,英国或也将成为第一个告别煤电的国家。

      在对待煤炭的态度上,英国同大洋彼岸的美国形成强烈对比。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立即推行与前任总统奥巴马相反的能源政策,大力提倡回归煤炭等化石能源。


英国能源结构“激浊扬清”

      英国国家电网公司4月21日停止燃煤一天,这是自1882年世界上首座集中式公共燃煤发电机组在伦敦运行以来,首次24小时不使用煤炭发电。据了解,当天英国全部电力供应所使用的能源约有一半来自天然气,约有四分之一来自核电,其余来自风电、生物质发电,以及进口能源。


      
英国国家电网公司相关负责人科尔迪·欧哈拉形容这一天是英国“能源系统正在发生变化的分水岭”。得益于高度多样化和灵活的电力来源,英国能源结构的升级走在世界前列,化石能源逐渐被清洁能源取代。


      
18世纪60年代,瓦特改良蒸汽机开启了英国工业革命的序幕,煤炭也随之成为英国最主要的动力来源。英国的煤炭储藏量非常丰富,是工业革命蓬勃发展的重要支撑。19世纪中期,英国就已成为世界第一大产煤国。然而,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英国国内经济受到冲击,煤炭产业随之受到严重影响,甚至逐渐成为政府的“包袱”。撒切尔时代推动煤炭产业私有化,用市场的力量逐渐淘汰落后产能,令英国煤炭产业规模不断缩水。


      
加之在发展煤炭燃料过程中环境污染加剧,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让英国政府意识到燃煤所带来的沉重环境代价。在进行调查研究之后,政府于1956年颁布《清洁空气法案》,致力于减少空气污染。法案规定禁止黑烟排放、升高烟囱高度、建立无烟区、向房主提供补贴以转用无烟燃料供暖、煤电厂迁出城市等等。政府对环境的干预很快使国内煤炭消耗量降低。


      
20世纪70年代,北海油田的发现促使英国政府转变能源结构,家庭采暖用煤越来越多地被北海天然气所取代。20世纪80年代,核电增长到英国全国发电量的25%左右。20世纪90年代,天然气发电量增长到全国发电量的30%左右,大规模取代煤炭。201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全国电力供应的25%。2015年12月,英国位于北约克郡的最后一个深井煤矿正式关闭,意味着过去三百年作为英国工业命脉的煤炭产业彻底告别历史舞台。2016年,英国政府表示,希望英国最后一批煤电厂到2025年关闭。


美国能源政策左右摇摆


      
英国煤炭政策备受关注之际,美国能源话题又成焦点。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8日签署一份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旨在废除前任总统奥巴马的多项政策,改而拥抱以煤炭为代表的“旧”能源。专家认为,这标志着美国政府能源气候政策正式“逆转”,和国际社会的主流认识及行动唱反调。特朗普政府则表示,此举既能保护环境,又能给人们提供工作并保持经济增长。


      
早在竞选之时,特朗普就抨击新能源政策,认为气候变化是场“骗局”,表达对传统化石能源的青睐,还曾表示当选后要退出《巴黎协定》,这些言论令其获得了油气和煤炭等传统能源行业财阀和产业工人的青睐和支持。为了兑现竞选承诺,特朗普这份“能源独立”行政命令以废除《清洁电力计划》为核心内容,因此受到传统能源行业的大力支持。美国石油业协会将其称为推进美国“能源复兴”的重要一步,还有一些行业协会欢呼,这将为美国煤炭行业带来“更加光明的未来”。


      
美国在煤炭问题上政策反转的根本原因,是能源结构问题。2015年,煤炭大约占据美国总体基础能源消耗量的15%。同年,奥巴马政府推出的《清洁电力计划》遭到美国煤炭产业和产煤州的强力反对,奥巴马政府的能源气候政策也被指责为“煤炭战争”。这种政策转向也说明美国尚未做好面对能源转型代价的准备,而与之相比,英国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度过了转型“阵痛期”。


全球能源结构现状的缩影


      
英美的能源政策及其对比可谓全球能源结构现状的缩影。随着清洁能源技术快速发展,其成本持续下降,全球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不断提高。同时,气候变暖、环境恶化等因素加大了各国对于发展清洁能源的重视力度,一些国家相继推出补贴或者支持政策,为使用可再生能源提供财政奖励。


      
风电、水电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被视为国际社会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国际能源署在一份最新报告中说,世界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现在已经超过了煤炭。报告指出,2016年全球每天安装50万个太阳能电池板。


      
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的扩大反映了陆上风电和太阳能电池板成本的显著降低,国际能源署预计这种成本下降的趋势仍将持续。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可能占未来可再生能源增长的四分之三;水电将继续增长,但速度可能有所放缓。


      
不过,可再生能源的问题在于“间歇性”,依赖于日照时间、风力大小、水流状况。与之相比,煤电更为稳定,可以全年每天24小时全天候保证供应。所以,可再生能源的实际产量必然小于其生产能力。即便如此,可再生能源仍然取得了惊人的发展。国际能源署执行干事法提赫·比罗尔说:“我们正在目睹以可再生能源为主导的全球电力市场的转型。”


      
除了一些发达国家扩大税收支持外,中国、印度和墨西哥等新兴国家的政策也鼓励可再生能源发展。国际能源署指出,可再生能源增长的重心正在向新兴市场转移。该机构认为,中国“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无可争议的全球领导者”。


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